22 Feb 2019
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人口2.01亿,面积851.4876万平方公里。十几年以来,巴西是世界农业中起很大作用。 巴西有500万农业经营者,平均一个农业经营单位为68公顷,总耕作面积为3.4亿平公顷。农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约5%,是农产品出口大国,是咖啡、糖、生物燃料、豆类、肉鸡产品的大宗出口国。 有关价格波动与风险管理问题。你们在粮食供应与市场战略方面是如何控制这两方面因素的? 安东尼奥.安德拉德:支持农业领域的公共政策在市场经营与风险防范方面可分为两个不同时期:即耕种之前与收获之后。 耕种之前,对生产者以补助让他们发展种植和对农产业进行结构投资,重点在提高生产率。这一贷款是分期偿还的,利率根据农业活动的需要而定。 收获之后,要建立一个保护农村生产者的最低价格,以便足以使农业生产者的收支获得平衡。 在实践中,当市场价格低于最低价时,我们可以收购多余产品以平衡价格,政府可以自己来抬高价格。在购买方面,可以进行公共储备,等市场出现价格上涨时再重新售出这些产品。 水资源管理问题。你们是以什么方式来保护水资源的?又是用什么手段或立法来优化农业用水的? 安东尼奥.安德拉德:在巴西自1997年1月以来就有一个第9433法律,建立了有关水资源的全国政策。另外还有用水方面的公共政策。 至于处理农业用水问题,是由联邦与国家水源局来保护的。农业、畜牧业与供给部部长监督其各种计划、方案的实施。 现在我们正在制定一项巴西联邦政府各个水源局间的合作协议,目的在于对乡村地区的水资源进行可持续性使用。 这些工作表明在巴西关于水的问题受到很大重视。每年我们的国家水源局公布有关国家水源的报告,详细提供了在管理与使用水源方面的各个方面 对转基因作物种植的立场。转基因作物(谷物与豆类植物等)对您而言是否对谷物工业与畜牧业产量有重要的经济效果? 安东尼奥.安德拉德:使用转基因种子对于世界主要的农业生产者和谷物、蔬菜出口商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手段,其中也包括巴西。这是因为这种技术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率和减少使用对人和环境有害的杀虫剂。我要指出的是在巴西使用新的分子式是由生物安全国家技术委员会决定的,该委员会与著名科学家及研究人员一起工作,在深入调查以确保巴西消费者与世界各国居民安全后,才批准使用这些产品。 出口问题。你们的出口政策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在这方面你们有何主要的长处?您希望修改哪些世贸组织的规定? 安东尼奥.安德拉德:巴西农业生产系统方面拥有好几方面的优势:最主要的有稳定的气候条件,有利于谷物生产的自然条件与热带影响,此外还有肥沃土壤的平坦农田,尽管酸度较高也不要紧。世贸组织的一系列规则也足以使国际农业贸易顺利进行。但也有许多国家嘴上说对国际贸易开放,但却一壁垒来阻止进口,还要加上高收费与技术和官僚体制的阻力。至于改变现在的规则方面,巴西很高兴看到用补助来刺激出口做法的终结。这是最恶劣的破坏国际市场的做法。 农业政策问题。在国际范围内制定统一的农业政策是否可能?是否令人期待? 安东尼奥.安德拉德:巴西不仅赞成在国际范围内协调农业政策,还具体为此做努力。我们在所有协调生产系统、消费、食品贸易与农业、畜牧业、渔业能源产品的各个组织里都派了代表。  
加拿大比巴西还要大(面积为998.4670万平方公里),但人口只有3500万,农业经营者仅仅20.57万,平均每个经营单位的面积为314公顷,农业种植面积6500万公顷。仅仅一个普莱雷地区,从阿尔佩塔到萨斯卡切瓦与马尼托巴就有12.5万农业经营者,生产加拿大40%的牲口和60%的小麦。加拿大目前在世界小麦生产方面占第七位。 在后面两个采访中,巴西农业部长安东尼奥.安德拉德与加拿大农业部长格里.利兹就5个许多国家均遇到的共同问题发表了他们的看法。他们的回答建立在实际情况与准确看法上,使人看到两个不同国家的不同情况,揭示了农业的经济与社会层面,给人以宝贵的启示。 有关价格波动与风险管理问题。你们在粮食供应与市场战略方面是如何控制这两方面因素的? 利兹:加拿大联邦与地区政府制定了5年战略框架计划来支持农业与粮农食品加工业。目前的计划(2013-2018)名叫“播种未来2”(CA2),旨在以革新与市场发展而促进经济增长及农业、粮农食品加工业的繁荣,同时保证各级政府继续来分担市场高度不稳定和灾害所引起的风险。CA2计划包括一系列控制企业风险的措施(GRE)来帮助农业生产者应对价格的大幅波动与生产下降的风险。以下就是联邦-地区GRE的5方面措施: - 农业保护 :在一些农产品因冰霜、干旱、水涝、疾病或其他各种自然灾害导致产量下降时进行保护。 - 农业稳定 :当价格剧跌或成本大幅上升而使农业生产者盈利大幅下降是进行支持。 - 农业投资 :鼓励与刺激对农业的投资与储蓄。 - 振兴农业 :帮助农业生产者在自然灾害后重新开始其农业生产活动。 - 农业风险 :支持私人企业进行农业科研与控制风险的研究。 对乳品工业、家禽与蛋类工业,GRE措施致力于建立一个平衡全国供货与需求的体系。这一供货体系建立在三个基础之上:控制生产、控制价格与控制进口。乳制品、家禽与蛋类工业从1970年代开始就已经施行这样的供货管理体系,目的是降低当时奶制品、家禽与蛋类价格的大幅浮动。这一体系在控制由生产者制定的价格极其浮动方面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控制供货是加拿大风险控制方面一个被公认的有效措施。 水资源管理问题。你们是以什么方式来保护水资源的?又是用什么手段或立法来优化农业用水的? 利兹:尽管加拿大农业与粮农食品工业没有保护水资源的委托书,但这是加拿大环境部与各省的一个主要责任。环境部的工作就在于用各种不同方式来保护水资源,特别是使用各个不同领域的研究与发展项目框架,其中就有高效用水、肥料控制与保护土地以预防滑坡等等。农业与粮农食品工业的研究人员就水资源控制方面设立了许多研究项目,科学家们研究减少农业土地营养素流失的方法和减少大湖周边农业污染的问题。其目的就是改善水质、优化水与养料的使用,同时减少肥料对水质的影响,提高种植物的回报率。 用一个例子来说明:对九个湖泊河流水储蓄地优化管理评估项目(PGB),就是用来确定优化管理是否对农业有经济方面的冲击以及对上述九个蓄水地的水质有否影响。农业与粮农食品工业最近还就农业气候的影响问题做出报告,首次构成了加拿大农业气候数据的基础。农业气候数据是网上(www.agr.gc.ca/air)可查询的工具,可让人搜集、综合及归纳有关农业气候对加拿大各地区的影响。 从官方角度而言,水源保护与水质问题在加拿大属于好几个机构进行管理:在联邦政府有加拿大环境部,该部将保护水源的权力交给各省的有关部与领土环境局。环境问题部长会议与法规制定机构制定有关水质的指导性方针,以便让人遵守环境条件。 还存在一系列的有关气候的措施,由不同组织包括农业与粮农食品工业来制定,可以让人来进行预报、数据分析、跟踪干旱、实时分析土地水分状况。 对转基因作物种植的立场。转基因作物(谷物与豆类植物等)对您而言是否对谷物工业与畜牧业产量有重要的经济效果? 利兹:生物技术的使用带来世界公认的环境与经济好处,指出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经合发组织与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种植转基因作物是在世界上减少粮食紧缺的手段。农业生物技术的运用可以通过提高产量和保护生态来为农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出口问题。你们的出口政策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在这方面你们有何主要的长处?您希望修改哪些世贸组织的规定? 利兹:从长期而言,加拿大农业的增长与繁荣取决于其在国际市场上的有效竞争力。 加拿大农业贸易政策有好几个方面与创新,其中包括多边与双边的谈判规划,以及在多边论坛如世贸组织、国际标准组织(如食品类编码组织)等推动制定科学贸易的规则,还包括与贸易伙伴谈判解决食品卫生标准及其他技术困难等市场准入问题。加拿大在国际市场上主要出口这几方面农产品:牛肉、猪肉、谷物(特别是小麦与燕麦)、油料植物、食品加工产品与新鲜水果、蔬菜。 农业政策问题。在国际范围内制定统一的农业政策是否可能?是否令人期待? 利兹:各国农业政策是工具每个国家的情况、条件来制定的,这里涉及许多要素,诸如气候、历史传统、文化很发展的水平。这些政策在一国、一地等范围来实施时更有效。但在国际论坛如联合国粮农组织范围内进行各种合作应该提上议事日程。